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|绿色网络
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 看不清?点击更换   注册帐号 忘记密码?
张艺谋:向大家传递对电影的爱
2020-11-27 17:45 (点击数:次)

经历了将近两年的等待,张艺谋新片《一秒钟》终于要和观众见面了。这是他继2018年《影》后的最新公映作品,也是他的第23部电影导演长片。昨天(11月26日)下午,该片在京举行首映礼,张艺谋携主演张译和新晋“谋女郎”刘浩存亮相。“《一秒钟》能跟大家见面,真是不容易!”首映礼上刚露面,张艺谋便如此感慨。他说作为导演,对他来说一部电影最好的时刻,就是放下一切,以平常心坐在观众中间一起看。今日上映的《一秒钟》,也迎来了它最好的时刻。

把自己青春期的记忆拍出来

《一秒钟》的故事发生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,看电影是当时人们重要的精神享受。张译饰演的张九声想看一场宣传性质的新闻片,因为他坚信那部片里有他去世女儿的一秒钟影像。他发疯似的寻找这盘胶片,偶遇刘浩存饰演的流浪儿刘闺女。一个想看某部特定的影片,一个想要12.5米废胶片,一个是失去女儿的父亲,一个是渴望父爱的女儿,冤家路窄的两人原来同是天涯沦落人。该片故事有着张艺谋一贯对文化展开追忆和寻根的风格。

张艺谋说,拍摄《一秒钟》最想传递给大家的就是对电影的爱。“我自己在命运安排下读了电影、学了电影、干了电影,电影伴随我几十年,可能会伴随我的终生,就是这么神奇。无论技术怎么变,时代怎么变,甚至因为疫情我们一度不能在一起看电影,我还是希望大家继续热爱电影。”

张艺谋感叹,现在胶片时代已经结束了,很多年轻导演也许连胶片都没见过。但他作为胶片时代过来的人,很想拍出自己年轻时的记忆和一些细节。他坦言,自己对这个故事一直心心念念,很想拍出来。终于,到了2018年,张艺谋给当时还身在美国的邹静之写信,说趁着自己还能在沙漠里摸爬滚打,赶紧把这部片子拍了。于是两人花了几个月写出剧本。“这就是一个简单的故事,朴实,有一些冷幽默,更多是把胶片的情怀带进去。”

《一秒钟》再次回归怀旧乡土题材,张艺谋解释,这不代表他钟情于某个时代,而是单纯想讲述自己青春期的故事。“任何故事都是这样,观众对它的历史背景未必全都熟知,但会为故事感动。《一秒钟》中也有很多幽默好玩的点,尽量让它不沉闷。”影片没有用方言,也是希望能让更多观众、尤其是年轻人接受。“我们传递的是共通的情感,不是地区性的。”

加入年轻时冲洗胶片的细节

当被问及此次拍摄最大的困难是什么时,张艺谋坦言,《一秒钟》他想用一种“平易近人的方式呈现简单而深情的故事”,“在商业大潮下,这样的电影,存在度已经很低了。像我这样的导演还能拍几部,一般的导演可能就没有投资了。所以能够拍这样一部电影寄托对胶片时代、对电影割舍不下的情感,也算是了却我自己的一个心愿。”

片中很多跟胶片有关的细节都来自张艺谋的真实经历和记忆。“比如说把胶片弄脏了,怎么洗它,怎么涮它?洗完怎么晾,怎么擦?什么时候擦,擦几遍?怎么弄干,怎么预防刮蹭碰?所有这些都是我个人的记忆。”他说,自己当年学摄影时都是自己冲洗胶片。

电影里有大量演员在沙漠中跋涉的画面。张艺谋说,这是他构思故事时脑海中想到的第一个画面。“一个人在沙漠里走,这是我们一开始定下的影片开头。他经过长途跋涉去看电影,那肯定不能是江南水乡了,所以我们就在西北找到了这个地貌。还找到了一个当年留下的影剧院,放下桌椅,搭了一个放映室,正好合适。”

对于要在沙漠里奔跑,张译坦言一开始他还有点不适应,没力量跑起来,后来发现他都走不过张艺谋,导演是全组在沙漠中跑得最快的人。张译感慨,自己已经和张艺谋合作过《一秒钟》和《悬崖之上》,跟张艺谋合作能让人产生一种“争取把自己变得完美”的感受。

“谋女郎”哭戏演得很饱满

这是新任“谋女郎”刘浩存第一次在媒体面前公开亮相。她外形清纯,有几分像当年刚出道的章子怡,谈吐显得青涩天真,在现场受到张艺谋、张译等主创“众星捧月”的爱护。

拍摄《一秒钟》时,刘浩存还是一名大二学生。对于这次怎么选的“谋女郎”,张艺谋表示,“第一她身上有股劲儿,眼睛大,会说话,就像两个灯一样。当然还有聪明、领悟力强。还有,她是一张白纸,没拍过任何影视作品,没拍过广告,没拍过网剧……”

刘浩存参演该片的过程堪称曲折。张艺谋透露,刘浩存早在上高中时就已被他发掘,当时他交代,让她“啥也别乱演”“迟早会找你”。结果这之后张艺谋去忙其他电影项目,过了两年多才顾得上《一秒钟》,忽然想起那个小女孩。

谈起对张艺谋的印象,刘浩存说:“一开始觉得导演肯定很严厉吧,有点害怕。后来接触了以后觉得他勤奋努力,工作专注。我们的片场氛围很好,导演很耐心给我讲戏,我很感动。”至于合作的演员张译,她表示张译是很成熟的演员,会带着她演戏,“他还很幽默,还会怼我。”

片中,刘浩存在沙漠有两场哭戏,其中第一场是她人生第一次演哭戏。那天,工作人员悄悄跟张艺谋说,导演,还有15分钟天空(的景)就没有了。结果张艺谋批评了那位工作人员,说今天拍不了还有明天,总会拍好的。刘浩存听到后,心态便大为轻松,哭得特别好。第二场哭戏是刘闺女和张九声告别,戏里他被别人押走,戏外则是张译的杀青戏,无论戏里戏外,刘浩存都特别不舍得,因此把难过的情绪演得很饱满。“那场戏为了让演员有情绪,她前面什么人也不能站,沙漠是空的,插一个小红旗。我跟她说,小红旗就是张译,你就想张译慢慢被带远了。还挺不容易的,结果她拍了一次就成功了。”张艺谋补充。

经历了将近两年的等待,张艺谋新片《一秒钟》终于要和观众见面了。这是他继2018年《影》后的最新公映作品,也是他的第23部电影导演长片。昨天(11月26日)下午,该片在京举行首映礼,张艺谋携主演张译和新晋“谋女郎”刘浩存亮相。“《一秒钟》能跟大家见面,真是不容易!”首映礼上刚露面,张艺谋便如此感慨。他说作为导演,对他来说一部电影最好的时刻,就是放下一切,以平常心坐在观众中间一起看。今日上映的《一秒钟》,也迎来了它最好的时刻。

把自己青春期的记忆拍出来

《一秒钟》的故事发生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,看电影是当时人们重要的精神享受。张译饰演的张九声想看一场宣传性质的新闻片,因为他坚信那部片里有他去世女儿的一秒钟影像。他发疯似的寻找这盘胶片,偶遇刘浩存饰演的流浪儿刘闺女。一个想看某部特定的影片,一个想要12.5米废胶片,一个是失去女儿的父亲,一个是渴望父爱的女儿,冤家路窄的两人原来同是天涯沦落人。该片故事有着张艺谋一贯对文化展开追忆和寻根的风格。

张艺谋说,拍摄《一秒钟》最想传递给大家的就是对电影的爱。“我自己在命运安排下读了电影、学了电影、干了电影,电影伴随我几十年,可能会伴随我的终生,就是这么神奇。无论技术怎么变,时代怎么变,甚至因为疫情我们一度不能在一起看电影,我还是希望大家继续热爱电影。”

张艺谋感叹,现在胶片时代已经结束了,很多年轻导演也许连胶片都没见过。但他作为胶片时代过来的人,很想拍出自己年轻时的记忆和一些细节。他坦言,自己对这个故事一直心心念念,很想拍出来。终于,到了2018年,张艺谋给当时还身在美国的邹静之写信,说趁着自己还能在沙漠里摸爬滚打,赶紧把这部片子拍了。于是两人花了几个月写出剧本。“这就是一个简单的故事,朴实,有一些冷幽默,更多是把胶片的情怀带进去。”

《一秒钟》再次回归怀旧乡土题材,张艺谋解释,这不代表他钟情于某个时代,而是单纯想讲述自己青春期的故事。“任何故事都是这样,观众对它的历史背景未必全都熟知,但会为故事感动。《一秒钟》中也有很多幽默好玩的点,尽量让它不沉闷。”影片没有用方言,也是希望能让更多观众、尤其是年轻人接受。“我们传递的是共通的情感,不是地区性的。”

加入年轻时冲洗胶片的细节

当被问及此次拍摄最大的困难是什么时,张艺谋坦言,《一秒钟》他想用一种“平易近人的方式呈现简单而深情的故事”,“在商业大潮下,这样的电影,存在度已经很低了。像我这样的导演还能拍几部,一般的导演可能就没有投资了。所以能够拍这样一部电影寄托对胶片时代、对电影割舍不下的情感,也算是了却我自己的一个心愿。”

片中很多跟胶片有关的细节都来自张艺谋的真实经历和记忆。“比如说把胶片弄脏了,怎么洗它,怎么涮它?洗完怎么晾,怎么擦?什么时候擦,擦几遍?怎么弄干,怎么预防刮蹭碰?所有这些都是我个人的记忆。”他说,自己当年学摄影时都是自己冲洗胶片。

电影里有大量演员在沙漠中跋涉的画面。张艺谋说,这是他构思故事时脑海中想到的第一个画面。“一个人在沙漠里走,这是我们一开始定下的影片开头。他经过长途跋涉去看电影,那肯定不能是江南水乡了,所以我们就在西北找到了这个地貌。还找到了一个当年留下的影剧院,放下桌椅,搭了一个放映室,正好合适。”

对于要在沙漠里奔跑,张译坦言一开始他还有点不适应,没力量跑起来,后来发现他都走不过张艺谋,导演是全组在沙漠中跑得最快的人。张译感慨,自己已经和张艺谋合作过《一秒钟》和《悬崖之上》,跟张艺谋合作能让人产生一种“争取把自己变得完美”的感受。

“谋女郎”哭戏演得很饱满

这是新任“谋女郎”刘浩存第一次在媒体面前公开亮相。她外形清纯,有几分像当年刚出道的章子怡,谈吐显得青涩天真,在现场受到张艺谋、张译等主创“众星捧月”的爱护。

拍摄《一秒钟》时,刘浩存还是一名大二学生。对于这次怎么选的“谋女郎”,张艺谋表示,“第一她身上有股劲儿,眼睛大,会说话,就像两个灯一样。当然还有聪明、领悟力强。还有,她是一张白纸,没拍过任何影视作品,没拍过广告,没拍过网剧……”

刘浩存参演该片的过程堪称曲折。张艺谋透露,刘浩存早在上高中时就已被他发掘,当时他交代,让她“啥也别乱演”“迟早会找你”。结果这之后张艺谋去忙其他电影项目,过了两年多才顾得上《一秒钟》,忽然想起那个小女孩。

谈起对张艺谋的印象,刘浩存说:“一开始觉得导演肯定很严厉吧,有点害怕。后来接触了以后觉得他勤奋努力,工作专注。我们的片场氛围很好,导演很耐心给我讲戏,我很感动。”至于合作的演员张译,她表示张译是很成熟的演员,会带着她演戏,“他还很幽默,还会怼我。”

片中,刘浩存在沙漠有两场哭戏,其中第一场是她人生第一次演哭戏。那天,工作人员悄悄跟张艺谋说,导演,还有15分钟天空(的景)就没有了。结果张艺谋批评了那位工作人员,说今天拍不了还有明天,总会拍好的。刘浩存听到后,心态便大为轻松,哭得特别好。第二场哭戏是刘闺女和张九声告别,戏里他被别人押走,戏外则是张译的杀青戏,无论戏里戏外,刘浩存都特别不舍得,因此把难过的情绪演得很饱满。“那场戏为了让演员有情绪,她前面什么人也不能站,沙漠是空的,插一个小红旗。我跟她说,小红旗就是张译,你就想张译慢慢被带远了。还挺不容易的,结果她拍了一次就成功了。”张艺谋补充。

上一篇:郭帆宣布拍摄《流浪地球2》 定档2023年大年初一
下一篇:41部影片角逐第33届中国电影金鸡奖
41部影片角逐第33届中国

第33届中国电影金鸡奖电影音乐会暨开幕...阅读全文>>

郭帆宣布拍摄《流浪地球

在今晚举行的电影《流浪地球:飞跃202...阅读全文>>

享三峡迷人风光 赴一场

华龙网-新重庆客户端11月18日6时30分讯(...阅读全文>>

梁平: “柚”是一年好

华龙网-新重庆客户端11月15日6时30分讯(...阅读全文>>

搁置三年终于露面 新剧

据说2017年就已杀青的《狼殿下》,在“溜...阅读全文>>

沪ICP备09024985号-5
  • 4月1日起内地居民申领出入境证件实行“全国通办
  • 公主邮轮回归中国市场 将部署史上最大阿拉斯加
  • 北京五路居建京门铁路主题公园
  • 雪后布达拉宫
  • 万博bet官网
  • 时时彩注册送47元彩金
  • 大乐透历史开奖号码
  • 白金会娱乐集团
  • 网上真钱扎金花
  • 888真人备用网址
  • 老虎机作弊器
  • 福彩3d谜语